阎连科禁书

荒诞的《风雅颂》 焦虑的阎连科

《风雅颂》有可能是阎连科写得最苦的一部小说,他把自己和杨科拉得太近了,在展现杨科的所有丑陋之时,阎连科无疑是在解剖自己,还有自己所身处的那个知识分子群体...

凤凰网

阎连科的暮年危机

在2017年写作《速求共眠》的时候,阎连科差不多也快...那个时候阎连科凭借着翻译成捷克语的《四书》获得了...哪怕有一点点的成功和利益,你我都会被绯闻的口水...

文穴工作室

阎连科 新书向《瓦尔登湖》致敬

阎连科:其实很早时候就想写,我对《瓦尔登湖》很敬仰,这是对《瓦尔登湖》致敬的一本书。我那时觉得已经到了可以写的时机,把手头要写的写完,就决定静心写这本。...

新京报

【阅独】阎连科:禁书不等于好书

【阅独】阎连科:禁书不等于好书 我每到一地,都被介绍为中国最受争论、禁书最多的作家时,只能沉默,既感受不到荣誉,也感受不到不快,只能把这种介绍当做不相适的...

腾讯网